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玄幻】我不小心跑到了私有女孩都想上我的世界!
【玄幻】我不小心跑到了私有女孩都想上我的世界!
徒有雷同,纯属巧合!、



思绪随着视线回到我的床上,我抽出面纸处理事后的残渣,一面回想着刚才
的妄想。

  话说回来刚才那个是怎麽回事?明明没有这方面癖好的我怎麽会産生这种奇
怪的妄想?而且我很确定我原本想要的是在电车上偷偷摸摸的跟风花结合的场景
才对,该不会是我接收了什麽奇怪的电波?

  我的眼睛馀光扫过桌上,发现上面放有一本昨天阅读过的BL书籍,上面标
题是「学长不要,电车上的人都在看」。

  原来是这本害的吗!

  「咚!」突然,一声巨响从我房间外面传了出来。

  什麽声音?有什麽东西砸到我们家吗?

  我将裤子穿好,慢慢走向窗户边,探头向窗外看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一会
后我就将这件事情给抛在脑后,回到床上倒头就睡了。

  然后,在梦中,我又碰见了天使。

  嗯,既然是梦的话,连续两天都能见到天使也不奇怪吧。

  「喂!那边那个雄性人类!你听得见我说话吧?」跟昨天一样是那个小女孩
天使出现了。

  雄性人类?是说我吗?

  「对,就是你啦!我现在要说的是对你很重要的事情,你现在给我仔细听好
了!」

  让我好好睡,别吵。

  「你现在就在睡觉啦!给我仔细听啦!喂!喂!」小女孩天使没礼貌的声音
逐渐远去。

  然后梦就醒了。



预知后事如何  请回複!!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早晨的阳光流进我的房间时,进入我的脑袋内的第一件想法就是今天要怎样
整未央。感觉刚才好像做了什麽奇怪的梦,不过已经想不太起来内容了。

  进入未央房间,小心的拉开被子。跟我想的一样,今天未央也是穿着内衣裤
就直接睡了。

  这家伙的双脚相当不雅观的呈现O字型,往上移可以看见蓝白条纹的胸罩跟
内裤,与碧衣学姊和璃子的胸罩比较起来感觉很普通。

  嗯,没啥好鉴赏的。

  「起床了!」我将棉被盖了回去然后若无其事的用手刀叫未央起床。

  我跟未央搭乘同一班电车,在车上看见了瑞希老师。

  「早安。」我跟未央一同向瑞希老师打招呼。

  「早安,雪斗。」瑞希老师走近我,因爲电车拥挤的空间的关系,她的巨乳
已经稍微碰到了我的身上。瑞希老师跟昨天的偷窥狂一样,都是难得一见的巨乳
呢。

  「雪斗,你还是坐男性专用车厢比较好。」瑞希老师说「最近还听说有癡女
集团出现的样子,身爲男生的你要是碰上可是很危险的。」

  「知道了。」我应声敷衍瑞希老师,自从被风花袭击过以后,我现在已经是
刻意在搭乘一般车厢了,听到瑞希老师这麽说反而还起了想看看那个癡女集团的
念头。

  学校的一整天都没什麽特别的事情,欣赏着女同学们毫不掩饰的内裤,跟男
同学聊着不熟悉的服装、电视节目等话题,我开始能习惯这个世界的生活了。

  午休,我正要走向学生会办公室的时候,一对紫色头发的双胞胎姐妹出现在
我面前。

  「喂,你,能不能过来一下。」双胞胎的其中一人向我说道。她们一人扎了
个漂亮的马尾,一人则绑了可爱的双马尾,是对美丽的姐妹花。

  「什麽事?」我问。

  「过来就知道了。」印象当中曾经在原来的世界听三太郎提起过她们,单马
尾的是姐姐,双马尾的是妹妹,好像有在外面溷太妹的样子。

  咦?溷太妹的?

  就在我刚刚才意识过来的时候,姐妹两同时勾起了我的手臂,强行将我拖进
附近的女生厕所中。姊姊将门关上,妹妹将我压在墙壁上。

  「你们是谁?」我问。

  「你不认识我们,但是我们可是对你很熟悉喔,你可是我们晚上的配菜
喔。」姐妹两人露出了看着猎物般的笑容。

  「配菜?」

  「配菜的意思就是说啊,脑袋里面想像雪斗你下流的样子边摸自己的小穴,
这时候的雪斗就是自慰用的配菜喔。」妹妹露出淫笑。

  呜,好大胆的发言,不,这个只是爲了要吓我而说的。

  「一看见本人就我下面就已经湿了,好想赶快泄一次啊。」姐妹俩人看着我
的全身上下,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在原来的世界中,就是将男生将女生强押进男子厕所中轮奸,没想到竟然让
我碰上了!不要!这样子下去会怀孕的!咦?我应该不会怀孕吧。

  那就尽管上我吧!

  「直接让老二插进来好像有点太无聊了,用乳交来个顔射怎样?让他射个几
次以后再取下他的童贞,姊,你觉得好不好?」

  「好啊,赞成。」姊姊说。

  乳交的话我也赞成。

  妹妹将扣住我的腋下,姐姐抓住我的双脚夹住胸部,胸部再夹住胯下的东
西,使我成爲了完全浮空而无法移动的乳交体位。

  「一下子就变这麽大了?没想到雪斗是个色男生啊。」姐姐的乳房份量不
小,完整的将我的东西包覆起来,柔软的触感使我一下子就完全兴奋起来。

  姐姐开始将我的身体上下摆动,胸部开始摩擦着我的东西。

  「呜哇,好痛,慢一点。」因爲妹妹抓着我腋下的关系,在身体的大幅扭动
之下感觉很痛。

  「会痛的话就赶快射啊,老二不是很爽吗?待会还要换我做呢。」妹妹说,
两人完全无视我的哀求,继续着强制乳交。

  「雪斗的老二用起来真爽啊,果然本人就是跟妄想的不一样。」姐姐的胸部
摩擦到了龟头上,剧烈的快感使我忍不住呻吟。

  「姐姐,看来这小子也爽起来了。」

  「好,那麽就一口气让他射。」姐姐加速摩擦的动作,腋下的痛处跟下体的
快感的反差使我再也按耐不住,白色的欲望喷泻而出,穿过胸部扑打到姐姐的脸
上。

  「呵呵呵,明明是被强暴还射了这麽多,没想到雪斗竟然是个这麽淫乱的男
人啊。」姐姐将我的身体放下,用手背擦掉脸上的精液。

  「姐姐,换手。」妹妹的手抓的不是很紧,看来是把我当做无力反抗的小男
生吧,看来随时都可以挣脱,不过还是先观察一阵子吧。

  姐姐跟妹妹的位置交换,妹妹同样用胸部夹起了我的东西,并且低头含住我
的龟头。

  「呜喔喔。」妹妹的嘴吸允着龟头上残留的精液,美妙的快感使我的东西再
度完全兴奋起来。

  刚刚才射过一次的东西又被妹妹这样子舔着,有另外一种独特的快感。

  「第一次被舔肉棒的感觉如何?」姐姐坏心眼的问。

  「嗯呜。」我发出了呻吟声。

  「不要光是叫床啊,给我回答『肉棒好爽,请继续用力操我淫乱的肉棒』,
不说的话就叫我妹咬你喔。」姐姐说话的同时,我感觉到妹妹的牙齿开始碰触到
我的东西上面的皮肤,难以言喻的恐惧感传了上来。

  「呜!我知道了,我说。」这种台词根本就是强奸清纯女高中生的片子的性
别颠倒版嘛「肉棒好爽-」

  「大声点。」姐姐命令道。

  「肉棒好爽,请继续用力操、操我淫乱的肉棒。」我羞耻的说了出来。

  「呵呵,说得不错,妹妹你就给他点奖励吧。」姐姐说完,妹妹加速了口交
的动作。

  「啊哈。」刚才的台词使我的羞耻心丧失,我开始呻吟起来。

  「又爽起来了。真是的,这样子就不像是在强奸了嘛。喂,你给我自己扭
腰。」姐姐无意的羞辱台词,妹妹的胸交跟口交的多重攻击下,使我想要追求更
多的快感。

  以妹妹的手爲支点,我的腰施力让东西能往妹妹的口中送过去,明明是被强
暴但是却又要自己扭着腰有着一种被征服的快感,不好,这样子下去M体质会觉
醒的吧。

  「要射了,要射了。」一段时间后,我感觉到第二波的精液又涌了上来,就
在爆发了前一刻妹妹的嘴离开了我的东西,喷泻而出的精液慢慢的在妹妹的胸部
上流下。

  「哇,童真老二真是爽死了,待会插进来的话一定更爽。」妹妹将我的脚放
下,并且擦拭自己胸部上的精液。

  「姊,就造之前说好的,雪斗的童贞就给我吧。」妹妹说着,开始脱下自己
的内裤。

  我看着妹妹的身体,接下来她会坐在我身上,强制将我的东西插入她们的裙
子中隐藏的秘密花园中吧。两姐妹虽然口气有点粗俗,但基本上也都是美人,没
什麽好挑剔的,对从来没有女性经验的我而言,这真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情。

  但是,不想要,不知道爲什麽,我不想要我的童真就这样在这间女子厕所里
面被夺走。

  「那个。」我开口说话「在做之前,可以先接吻吗?」

  「接吻?雪斗还真是清纯呢,好啊。」妹妹笑着,将脸靠近我的脸颊。

  很好,上当了!

  「扣!」的一声巨响,我的铁头功撞向妹妹的脑袋!

  「呜!」妹妹的身体向后一仰,立刻晕了过去。然后,我甩开姐姐的双手,
反手将她压在墙上。

  「抱歉,接下来的就不行了。」趁着姐姐还没有意识过来发生了什麽事情的
时候,「扣!」我再度往姐姐的额头重重一击。

  向两人道过歉并击晕后,我赶紧离开了厕所。真是,我到底在干什麽,这可
是脱离童贞的大好机会啊!

      ***    ***    ***    ***

  将那对双胞胎丢到脑后,我到了学生会办公室中。

  碧衣学姊还没来的样子,办公室内一个人也没有,不过办公室的桌上比平常
多出了一个很显眼的大盒子。

  从那个盒子的样式来看,该不会是「那个」?

  我将盒子打开,果然跟我想的一样,136张麻将牌以及替换用的六张红色
五数字牌,连四人份的点棒、骰子一应俱全,这是一盒日式麻将组。

  以前只有在电脑游戏上玩过,实物还是第一次看到。

  「啊,雪斗,午安啊。」碧衣学姐拿着便当盒进入社办。

  「学姊,这是哪来的?」我指着麻将盒说道,虽然碧衣学姊在这里是男生的
个性,不过感觉上她应该不至于把这种东西带到学校来。

  「那个啊,之前没收的,就暂时放在办公室里面了。」原来如此,还真想见
识下把这种大玩意带到学校来的家伙长怎样。

  「学姊,你会打吗?」我问。

  「啊,我还只是懂规则跟背熟役种的程度而已,雪斗你呢?」

  「啊,虽然略有心得,不过-」我故意做出耍帅的动作「不是脱衣麻将我不
玩!」

  话一说出口,碧衣学姊张大了口,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糟糕!因爲跟学姊的谈话感觉太像跟男性朋友聊天就顺口说出来了,但现在
可不是两个大男生在哈啦打屁啊!

  「雪斗,你刚才说什麽?」碧衣学姊的脸色变了。

  「啊,那个,我开玩笑的。」看能不能想办法打马虎眼溷过去吧。

  「不,是认真的吧!雪斗只玩脱衣麻将对吧!」仔细一看,碧衣学姊的全身
兴奋的颤抖着,嘴角似乎也流下的口水,对淑女来说真不是个优雅的姿态。

  「啊,抱歉,是这样没错。」我被碧衣学姊的气势给压了下来。

  「那就来打吧!放学后来打!」碧衣学姊的眼睛闪闪发光,看来是无法避免
这场战斗了。

  然后,我打手机给未央,这家伙跟我想像的一样,听见是脱衣麻将就马上飞
奔过来;然后连络璃子,在原来的世界我曾经看过她用手机玩日麻的游戏,她也
很爽快的答应了。

  放学后,我、碧衣学姊、未央、璃子四人坐在学生会办公室中,拿一张高度
合用的桌子充当麻将桌,一边洗牌一边确认规则。

  「那麽,打半庄战,半庄结算的时候三位要脱一件,四位要脱两件,没问题
吗?」见碧衣学姊跟未央勐点头,我继续说下去「然后,我个人想追加类似祝仪
的规则,满贯直击的时候也要脱一件,跳满脱两件,以此类推。」

  「直击?」未央问。

  「就是让别人放枪的意思,而且,胡牌的人可以亲自脱放枪者的衣服,这样
如何?」我说。

  「当然没问题!」碧衣学姐跟未央很有干劲的大喊。呵呵,果然跟我想像的
一样,在这个世界亲自脱男生衣服可是很有魅力的,简简单单就接受了这个条件
啊!

  我的,可是想着「总有一天会碰到愿意玩脱衣麻将的少女」而在麻将上下了
苦功,不只是基本的牌技,连胡牌机率、读出别人的舍牌的这些进阶技巧都下了
苦功,现在终于有用上的时候了!

  那麽,碧衣学姊、璃子,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爲了这一天而锻炼出来的牌技
吧,把你们身上的黑色制服跟内衣给一件件给脱下来,至于未央给我到一边玩沙
去!

  堆砌好牌,掷出骰子,决定造着碧衣学姊、未央、我、璃子的顺序打牌。

  由于第一次接触实体麻将的关系,我花了几局做热身,慢慢的可以进入状况
了。

  东三局,我的庄家,宝牌东。

  「东。」未央的第一打。

  「碰!」立刻被我碰了出来。

  这张东是宝牌、而且还是脱衣目标的双风牌,竟然连想都不想的就打出来,
可以确定未央在麻将上只是个初学者程度而已。

  碰出了东以后,手牌已经是一向听状态,很快就能拿下一个满贯了!

  第七巡,我已经是听47筒的状态,这时未央打3筒,不是我要的。

  「抱歉,那张我要了。」碧衣学姊摊牌,「平和,断麽。」

  什麽!

  「耶?这种牌怎麽不立直呢?」未央惊讶的说道。

  「啊,的确是呢,因爲想试试看暗听,所以就忘了,我真是的。」碧衣学姊
做出懊恼的样子。

  才不是忘记!碧衣学姊是故意这样子做的!

  现在的我是庄家,又是满贯确定,一但让我胡出分数就被拉开,因此碧衣学
姊刻意选用了暗听,一边防守一边凑小牌来破坏我的攻势!这才不是什麽「只懂
规则而已」的程度,很强,碧衣学姊肯定是个强敌啊!

  然后,南一局,因爲碧衣学姐先前的妨碍,我没能拉开点差,目前还是处于
四人点数相差无几的状态,到了第八巡。

  「立直!」我丢出点棒打出1筒。听58万,虽然只有立直赤宝牌,但是中
了5万的话还多一个三色同顺,这是一手好手牌,看见我的态势,碧衣学姊跟打
1筒进入防守,很好,这次不会再让她来妨碍了。

  「吃!」未央吃了碧衣学姊的9万,打7万,副露已经有白了,应该是打算
做只有役牌的小牌。不过,看她这种无脑进攻的模样,应该中途就会放枪了吧。

  「4条。」「啊!那张,我要荣!」就在一瞬间,未央突然摊开35条,胡
牌了。

  「啊呀,真糟糕,没想到未央你竟然听4条啊。」打出4条的人说话了,那
是璃子。

  「哈哈,总算是胡一次了。」未央笑着,从璃子那里接过一千点棒。

  我端看了璃子的舍牌,这张四条是她原本要用的!

  「故意的。」我问。

  「不,是不小心的。」璃子露出得意的笑容,一边洗牌一边说道「脱衣麻将
什麽的我是没有兴趣,不过说到比胜负的话我都是会全力以赴的。」

  璃子爲了不让我胡出,故意放枪给点数最小的未央,能够做到这种事情的人
在麻将之中已经是个高手了,原本以爲她只是业馀玩玩的程度而已,没想到璃子
竟然也是个强者!

  半庄结束,碧衣学姊和璃子一二位,一次也没胡出大牌的我三位,未央四
位。

  碧衣学姊的表情充满期待,璃子一副毫不关心的模样,但是可以看见视线确
实有朝向我这边。

  我将黄色的领巾拉开,丢在一旁,这时旁边的未央正在解开领带。

  呵呵呵,没想到竟然在女人脱衣服之前自己先脱了,有意思,比起花瓶一般
的笨蛋女人,这种对手才有意思!我燃烧起来了!脱了你们!绝对要把你们两个
的衣服给全脱了!

  第二场半庄开始,东二局,璃子的庄,宝牌5筒。

  「吃!」第十巡,未央打出5筒,我拿出34筒收下。这个半庄我改变做
法,以鸣牌攻击爲主,虽然是个危险的做法,但是对现在的我并不成问题,爲什
麽这麽说呢?理由很简单。

  「发。」下两巡未央再打出生牌,「碰!」这难得的机会再度被我拿下。

  因爲未央是我的上家。

  在麻将中只能吃上家的牌,而我的上家正好就是初学者程度的未央,因此我
要利用这个机会,尽情做出华丽的鸣牌攻击,让她们两个想阻碍也阻止不了。

  十五巡,我将摸到的赤五跟手牌摊开,「自摸!发,宝牌三,满贯!」

  「去。」碧衣学姊碎了一口,这麽一来,我取得了头位。

  东三、东四局,我皆以小牌鸣牌攻击爲主,使两人没有逆转机会,终于,到
了南三局。

  「碰!」璃子拿下碧衣学姊的8筒。「吃!」紧接着拿下我的1筒,很明显
的是筒子溷一色牌,不,舍牌中的字牌排列很奇怪,这是筒子清一色!胡出的话
至少满贯以上的大牌!

  这一巡摸到的是9筒,将旁边的两张9万拆开打出。有直击满贯的危险,再
加上我是璃子的上家,这里出牌得小心点。

  对面的碧衣学姊出牌也变得谨慎,舍牌也只有条子跟万子。

  「槓!」而未央则是暗槓7筒,「立直!」下一巡打三筒,很显然这家伙完
全没有防守意识。

  十四巡,我听牌了,虽然手牌不错,但是因爲刚才的9筒作祟,现在变成了
只能胡9筒的状态,因爲璃子正在做筒子清一色的关系,场上不可能会再出现一
张9筒的吧,这局应该胡不出。

  「呜。」璃子模起牌思考一会,将抽到的牌打出,竟然是一张9筒!

  对了,78筒几乎已经出尽,9筒对璃子而言是完全用不到的牌,这是意外
的好运。

  「荣!风牌一盃口宝牌二,满贯!」我倒牌,这下子就可以脱掉璃子一件衣
服了。

  「荣!立直,宝牌四,满贯!」未央也倒牌,听的是单吊9筒!而且竟然还
对中里宝牌!

  「荣!七对子!2900点!」碧衣学姊也倒牌,她也是谨慎的留筒子牌做
对子,最后竟然也单吊9筒!

  「等等!这样子是流局吧!」璃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竟然三个人都刚好单
吊九筒,这可是倒霉到极点的状况。

  「啊?流局?」未央露出不解的模样。

  「有些地方三家同时胡一个人的牌会变成流局的,不过我都是习惯不这样
玩。」碧衣学姊解释道。

  「啊,我也觉得不算流局。」我附和,其实我平常在玩的麻将游戏都是三家
和流局。

  「那,我也认爲不算流局。」未央跟着我们两个说。

  三票对一票,璃子只能接受被脱两件的命运,碧衣学姊对脱女生衣服没兴
趣,所以两件都交由我来脱。

  「呼呼呼。」我露出淫笑,将璃子的领带跟鞋子脱下,顺便欣赏了她胸口若
隐若现的胸部。

  「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呢,雪斗。」正在我脱鞋子的时候,璃子露出了皮笑肉
不笑的表情「说得也是呢,现在的雪斗是『那个雪斗』呢。」

  呜啊,差点忘了,虽然在未央跟碧衣学姊的眼中我的行爲没什麽,但是璃子
却是对我的目的非常清楚的,这下子把她给惹火了。

  第二场半庄结束,频频胡出的我取得一位,未央靠最后的槓宝牌意外取得二
位,碧衣学姊三位,璃子最后没能逆转,四位。

  璃子脱下制服,这次总算是看清楚了她的内衣,那是一件以白色爲底,青色
花纹做装饰的胸罩,内裤也是相同的样子,穿上璃子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成熟美。

  璃子已经是半裸的状态了,相较之下我只脱去领带,衣服还是完整的状态,
后援还是相当充足,那麽,下一场半庄的目标就是衣服也是完整状态的碧衣学
姊!

  第三场半庄,东一,碧衣学姊的庄。

  「自摸,七对子。」碧衣学姊漂亮的以暗听连庄。

  「3筒。」东一一本场第十六巡,我观察了一下碧衣学姊的场面,故意打出
了一张生牌。

  「荣,立直,七对子。」这张被碧衣学姊拿下,摸了里宝牌没有中奖,学姊
懊恼的歎了一口气,因爲错过了能脱我衣服的机会,但这麽一来我的分数一下子
就落到了四位。

  「好!这次绝对要脱到雪斗的衣服!」未央兴奋的说。

  不过对我而言,攻下碧衣学姊衣服的布局已经完成,剩下的就等色情之神将
牌送到我的手中!

  然后。

  东一局,三本场,宝牌1万。碧衣学姊持续连庄中,就在这时候出现了!色
情之神将牌推入我的手中。

  中中中,111333万,开场配牌就有三暗刻!

  观察着碧衣学姊的舍牌,我谨慎的下着牌。

  第三巡,碧衣学姊打5条,这时我摸到了第四张1万,不槓牌直接将1万打
出。接着第五巡碧衣学姊打出2万,见状我跟着打出摸到的4万。

  「立直。」碧衣学姊在第十巡立直。「立直!」我也宣告立直,我等的就是
这一刻!

  「赤五条。」因爲立直的关系,危险牌从碧衣学姊手中出来。

  「荣!」我摊牌,碧衣学姊神情一变,这时她才发现中计了。

  她的手牌是七对子听3万,而剩下的三张3万全在我的手中,她的立直是不
能胡牌的。

  而我的手牌是,111333万44筒34条中中中,听二五条。

  「立直,中,三暗刻,宝牌四!倍满!」我做出了难得的倍满直击,将可以
脱下碧衣学姊三件衣服!

  根据两个半庄的观察,碧衣学姊的牌风倾向七对子,这场半庄开始我就开始
观察碧衣学姊在连庄下的舍牌习惯。

  随后,从第五巡舍2万的动作来看,应该是手上有12万或23万拆开来打
的,但是在我的视线中已经看见了四张1万,因此可以推测碧依学姊手上留的是
3万。

  接下来,就是诱导学姊将七对子中最后听的牌变成3万了,如果手上已经有
五组对子的话,剩下的舍牌后补只有三张,万一碧衣学姊从中选择3万打出的
话,我的计画就失败了。

  幸运的是,学姊的把柄已经落入我的手中,那就是-她想脱我的衣服!对,
就是这想脱衣的欲望,让我将学姊推入绝境。

  就跟我想直击学姊的衣服一样,学姊也在寻找直击我的机会。因此,我故意
放弃槓牌机会打1万,放弃三面听可能性打4万,由于这两张牌都是摸到后打出
的关系,顺利营造出「雪斗手上没有123万字牌」的假象。

  这个假象使得学姊心想「以后雪斗万一摸到3万,多半也会因爲用不到而丢
出」,再加上在学姐的视线中3万都是未见牌,这些假像使得学姊最后在选择七
对子听牌时选择了3万。

  最后,就是故意去听学姊的现物五条,等待学姊放枪了。

  「学姊,你先坐下来。」我让学姊坐下,让她把双脚擡起,然后我连袜子一
起卸下她的鞋子。

  然后,我骑到学姊身上,学姊没有任何抗拒的意思,甚至因爲感觉到我的身
体而兴奋起来,我解开学姊黑色制服的钮扣,因爲以前就是穿这种的,所以我脱
起来特别顺手,同时学姊身上的香气也扑鼻而来,非常好闻,最后,退下她的裙
子,同时用手背感受了一下学姊纤细的美腿。

  终于,碧衣学姊在我面前也呈现半裸状态,虽然已经看过一次,但是学姊的
黑雷丝内衣也是非常好看。

  「那麽,继续吧。」碧衣学姊没有任何难爲情的样子,全神贯注在麻将桌
上,刚才的放枪将做庄赢得的点数全部吐出,现在处于些微落后的状态。

  东三局,我的庄家。

  「荣,断麽。」碧衣学姊摊牌。璃子故意打出了碧衣学姊要的牌,使我的庄
潦草结束。

  东四局,宝牌8万。「吃」我摊出78万拿下未央的9万,现在的我是万子
溷一色好牌型。

  「荣,一盃口。」这次换成碧衣学姊丢出了璃子要的牌,再度流掉我的大
牌。

  可恶!这两个人因爲知道陷入了危险状态,所以联手盯紧我吗?

  「自摸!立直一发宝牌三!」「荣!立直平和断麽宝牌二!」两人相继胡出
大牌,因爲直击未央的关系,未央也变成了半裸状态。

  一打二已经超出了我的牌技可以应付的范围,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看着
两人胡出大牌,就这样到了南三局-南三局,我庄家,宝牌9筒。

  碧衣学姊:39900(剩胸罩、内裤)

  未央:7100(剩胸罩、内裤)

  我:21100(剩鞋子、水手服、裤子、内裤)

  璃子:31900(剩胸罩、内裤)

  虽然没有犯下严重的错误,而且还是我做庄家,但是目标的碧衣学姊跟璃子
都超过了我一万点以上,再加上这个被盯防的状态,想从她们两个人手上拿下分
数几乎不可能,结果碧衣学姊一位,璃子二位胜出,结果就会变成没能从她们身
上剥下衣服,变成我对着她们的内衣乾瞪眼的悲惨状态!

  再加上,如果两个人就这样持续联手盯紧我的话,最后我将会一次也没能挤
进二位,落得衣服慢慢被脱光的下场!

  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看了一眼配牌 3455万、13379筒、1条、东东北,不行了,这种
配牌虽然能胡出,但是没有做大牌的希望,看来逆转是不可能了。

  第一巡,摸到的是东。虽然是风牌,但是现在不是悠閑的靠小牌连庄的状
态,真是难办,这里打北。

  第二巡,进来3万,打1条,第三巡,又是3万。

  怎麽回事?才不过自摸三次,某种神祕的流动!脉动涌现而出!

  感觉到了!某种脉动流进了我的手牌中!

  我丢出了1筒,我感觉到了,色情之神将要赐与我的某个役满的脉动-第五
巡,进来3筒,我开始拆掉79筒。

  第七巡的时候,一张5万出现了!

  3334555万333筒5条东东东!四暗刻听牌而且还是五面听牌!要
是这个四暗刻成功的话,一举逆转,顺利脱离三位!如果荣到其中一个目标,就
是役满直击!脱五件!两人不管哪个的衣服都不够赔!

  「立直!」我打出5条立直。正常来说应该是暗听,等待4万成爲四暗刻,
不过只期待4万的话就太浪费的这手好牌。

  靠着立直荣了2356万就有满贯直击的机会,如果成功直击了碧衣学姊或
璃子的话,满贯直击的一件衣服,再加上三位必须脱的一件,总共就是两件。

  全裸!在这里满贯直击成功的话!就能让一个人全裸!

  来吧!放枪吧!碧衣学姊也好、璃子也好、还是不重要的未央也好!打出万
字牌!让我成就这个四暗刻吧!

  「两条!」「槓!」未央做了大明槓,新的宝牌表示是8筒,也就是说新宝
牌也是9筒。

  未央做了大明槓后,做牌型开始会绑手绑脚,还没有新的副露以前还不用太
在意。

  从碧衣学姊的舍牌来看,她又是七对子牌型,就算已经听牌了也只听一张
牌,就听张数而言我是她的五倍,也不是我的对手。

  第十一巡,璃子已经开始直接将摸的到牌打出。

  第十四巡。

  进来的牌是张九筒。

  虽然场上还未见,又是双宝牌,不过是偏张牌的话还勉强可以通过吧。

  「九筒。」我将牌丢出。

  未央的眼睛发光。

  「荣!」未央摊开手牌。

  123万1239筒发发发 槓2222条!没想到竟然是字牌暗刻单吊9
筒攻击!

  什麽!我竟然放了这家伙双宝牌,未央的手牌是发宝牌五,跳满!

  我要被这变态脱两件!

  「哎呀,运气不错。」碧衣学姊说着,手上施力,上面的七对子牌倒了下来
「荣。」

  99万22449筒11条南南北北,也是单吊9筒攻击!分数是七对子宝
牌4,跳满!

  我也要被碧衣学姊脱两件!

  「呵呵呵,又是9筒呢,雪斗。」璃子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我记得-三人和
没有流局对吧!」璃子的表情变得非常愤怒,简直就是忍耐许久,纾了一口气的
样子。该不会!

  「去死吧!荣!」璃子倒牌,789万5赤578筒345789条,也是
听9筒!分数是平和三色同顺宝牌三,跳满!

  要被璃子脱两件!

  这是怎麽回事!这张九筒竟然被三人和牌!而且还是双重宝牌!色情之神在
抛弃我了吗!不,难道说色情之神其实是个变态女?

  这一次放枪决定了结果,我总共要脱六件衣服!不够赔!就算我硬坳说鞋子
跟袜子算两件也不够赔!

  「我去上个厕所。」我站起身,正要转身的时候,璃子按住我的肩膀,将我
压在原地。

  「等脱完了再去上也不迟啊。」璃子笑着说道,完了,璃子已经完全怒了,
现在我不在她面前脱光不行了「一个人脱˙两˙件,对吧」

  仔细一看,未央的口中喘着气,已经进入变态状态,碧衣学姊的身体也颤抖
着,眼睛直盯着我,嘴角还流下了口水,很显然也兴奋起来。

  「我开动了!」未央说着意义不明的台词扑了上来,将我压倒在地板上。

  未央几乎是用扯的拉下我的水手服,璃子夺去鞋子,然后碧衣学姊扯下我的
长裤,一转眼间我的身体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那麽,剩下的这一件怎麽办呢?」璃子说,三个人都用掉了一次机会,只
剩一次,但是我身上也只剩下一件衣服,而且还是最重要的那一件。

  在对局中悲惨的败北,然后被三个半裸的女孩子议论着怎样脱衣服,该死,
我的东西怎麽会、会因爲这种场景而硬起来啊。

  「一起脱如何?」碧衣学姊提议,其馀两人皆赞成,于是三人六只手搭上我
的四角裤,準备一把扯下。

  我伸手想要制止,要是现在被扯下的话肯定会被发现我硬起来的东西,那样
子就太丢脸了。

  「真是,还在抵抗啊,这可是约定喔,约定。」璃子说着,分出一只手拉开
我的左手,碧衣学姊也分出一只手拉开我的右手。

  我一次被三个人压倒在地,已经无法抵抗了,就在我的最后的羞耻心被扯开
的那一瞬间。

  「有人在吗?碧衣同学,你在里面吗?」学生会办公室门外传来了声音,那
是瑞希老师的。

  三人的行动静止了,她们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干什麽事情。
  首先,学生会长带头玩脱衣麻将,然后,在密闭空间中三女一男同处一室。
只穿着内衣在神圣的学生会办公室中将这个男生的衣服给剥光。而且三个人爲了
脱我的衣服,是压在我的身上的。

  顺便一提,虽然我们事先有把门锁上,但是瑞希老师是有这里的钥匙的。

  直接把麻将藏起来是来不及的!我们找出一张布盖在桌上,并且小心不出声
的将桌子推到一旁,大家各自捡起自己的衣服,迅速沖往旁边的柜子中。

  「奇怪?刚才还有听见声音的。」瑞希老师的声音从柜子外面传了出来,从
她的声音来看,我们的掩饰工作做得很成功。

  「等看看碧衣同学会不会回来吧。」瑞希老师没有想走的意思,这下子糟
了。

  回过神来,当初只是随便找个能躲的地方,现在才发现这个柜子的大小只是
能够勉强挤进四个人而已,现在我们四个人的身体互相紧紧的贴着。背后可以感
觉到碧衣学姊的胸部,左手边可以感受到未央的呼吸,而我的脸贴上了璃子的胸
沟中。

  因爲我们四个人都是只穿着内衣裤的状态,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她们的肌
肤,无论哪个都是光滑细緻,感触非常美妙,我的东西瞬间兴奋起来,并且顶到
了未央的身体。

  「哈呼……哈呼……」未央感觉到我的东西,身体颤动了一下,然后手假装
不经意的移动到我的东西上。

  「沙沙。」然后,假装在调整身体位置,未央的手隔着内裤握住我的东西,
并且缓慢的抚弄起来,这淫水上脑的变态女!不会看时间点的吗?

  「呵……呵……」碧衣学姊的喘息声从我背后发出,我感觉到她悄悄的把自
己的私处往我的大腿上靠。

  想要伸手阻止未央,但是在活动空间太狭小的关系,我的手一动就会碰到璃
子的身体,因爲对璃子知道我的事情,对她还是有些顾忌,所以还是不要乱动的
好。

  瑞希老师还是待在办公室中,未央的骚扰也在持续着。

  未央的手按上我的胸部,假装是不小心碰到实际上是在感受我的乳头。背后
的碧衣学姊靠的更近,我清楚的感受到她嘴唇中吐出的热气,不对,碧衣学姊的
行动有点怪怪的。

  她在闻我身上的味道,虽然她觉得应该不会被发现,但是我已经感觉到碧衣
学姊在这麽做。

  因爲还是要顾虑要假装是不小心碰到的,未央抚弄我身体的动作是缓慢的,
再加上中午已经射了两次,短时间内我还不用担心会在这狭小的空间中射精。不
过我已经受不了让这未央爲所欲爲了。

  我伸出手擦过璃子的身体,我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想要去
抓住未央的手想要将她拉开。

  但是因爲姿势的关系,我的手变成没办法用力的状态,虽然可以碰到未央搭
在我跨下的手,但是没能够阻止她的动作。

  这时候,我感觉到璃子调整姿势,将胸部往我的头部挤,我的脸颊可以清楚
感受到她胸罩上雷丝的触感,该不会连璃子都发情了吧!

  渐渐的,未央的动作开始使我跨下有的感觉,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要在这
个柜子中羞耻的射精了!

  终于,听见了瑞希老师的脚步声,她等不到学生会成员的出现,总算是离开
办公室了!

  确认瑞希老师离开后,我打开柜子,四人一起离开拥挤的柜子中。

  好险好险,总算是脱离危机了,奇怪,爲什麽胯下有种奇怪的感觉。

  「呼……呼……」这才发现未央的手还是搭在我的胯下上套弄着,口中喘着
气,眼神还相当兴奋。

  「你给我回神啊!」我赏了未央一个上勾拳。

  因爲这场脱衣麻将花费了许多时间的关系,回家的电车上没能等到风花,因
爲已经很疲倦的关系,回到家后整理一下学校的课业后,我很快的就睡着了。

  然后,我梦到了天使。

  嗯?又是天使?不过既然是梦的话那应该都没有什麽好奇怪的吧。

  「给˙我˙听˙好!」小女孩天使用她那稚气的声音表达愤怒。

  是的,我有在听。

  「告诉我你在什麽位置?」天使没头没脑的冒出来的这句话。

  位置?我家吗?我家是在电车站下来后往前走三个路口,一家便利商店的对
面。

  「不要拿人间的专有名词跟我说啦!告诉我你的位置啦!」天使打断我的话
大叫。

  但是我不会用天使的专有名词来描述位置啊,真麻烦,话说回来你问我家在
哪做什麽?

  「因爲你就要碰到危险了啦!我要找到你才能保护你啊!快点!告诉我你的
位置!」

  完全听不懂。

  「你什麽意思!喂!听我说话!喂!喂!」天使的声音渐渐远去。

  然后梦就醒了,我只有隐隐约约记得梦中好像有什麽「危险」的,不过那绝
对比不上早上起床最重要的事情。

  我打开未央房间的门,拉开她身上的棉被,抓住她的双脚,然后我踏上她的
私处。

  「接招!电器按摩!」我的脚开始激烈运作。

  「啊啊啊啊啊!」未央发出惨叫!

  果然叫未央起床最好玩了。

  午休时间我再度到学生会办公室看,碧衣学姊正认真的在处理文件。

  「学姊,那盒麻将呢?」我问。

  「环回去了。」碧衣学姊说「而且,仔细想想,在学校打麻将还真是不应该
的行爲啊。」

  「说得也是。」我应付着说道,碧衣学姊似乎因爲昨天的事情已经很深刻在
反省了。

  我跟碧衣学姊两个人做着自己的事情,很快的午休时间就过去了。「那,我
先走了。」

  「慢走。」碧衣学姊说,但是她还是在低头处理自己的公文。

  走到办公室外面的时候,我向里面一看,奇怪的现象发生了。

  前一秒锺还在椅子上的学姊不见了!办公桌上只剩下学姊正在处理的文件,
但是人却消失了。

  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涌上心头。

  「学姊!」我大喊碧衣学姊,希望她能回应。这是学姊在跟我开玩笑吗?不
对!就算是开玩笑,学姐也不会这种凭空把自己变不见的把戏。

  我突然想起了掉入这个世界的时候电车上发生的事情。

  我赶紧往窗外一看,果然,外面的风景全部变成了黑白色调。

  又来了!而且这次不是在电车上!这个现象到底是怎麽回事?我会回到原来
的世界吗?还是说,我又会再跑到其他的平行世界去?

  「机机机机。」办公室外面传来了奇怪的声音,难道说有其他人在外面吗?

  我走出办公室,发现了发出声音的那个人的源头。

  修正一下,发出声音的不是人。

  那是一个不知道是机械还是生物的怪物,身形约有两个人高,靠着脚底下的
履带前进,它的身体周遭长着无数条的粗大的触手,那些触手可以自由从体内伸
缩,不知道能伸到多长。

  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它的头,应该说那是一个像头的椭圆形物体,中央有一
个圆形的洞口,那个洞口似乎是彷造女性阴道而做成的,简直就是将自慰套安插
在额头上!爲什麽有怪物头上的器官要长成这个德性?那是要做什麽用的?光是
想到这一点,胯下不禁有种阴森的感觉这只怪物正好就在我身边,然后,怪物的
头向下一低,发现了我。

  那个,触手小姐,你跑错地方了,淩辱向HG在隔壁棚喔。

  不过这个触手怪物当然听不懂我说的话,它的触手从体内伸出,朝我袭击过
来!

  快跑!我的脚害怕的发抖着,但是我还是拼命的驱动我的脚拼命逃离这里。

  但是已经太迟了,我的脚刚一动,就被怪物的触手绊倒。才刚想要站起身,
一只粗大的触手压住我的身体,然后我的四只感觉到了奇怪的触感,原来是几只
较细的触手开始缠卷我的四肢,将之卷起。

  然后,我看见怪物额头上的穴开始分泌出的透明的液体,那究竟是什麽?恐
惧感涌上我的心头,但是我的身体已经被制住,一动也不能动。

  「去死啊!」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从耳边传出,一个白色的身影飞奔到怪物的
额头上。

  仔细一看,那是一个穿着白色服饰的小女孩,她的双手拿着一只与身材极不
相衬的巨槌。

  小女孩将巨槌向上举起,然后利用下坠的力道,往怪物的头顶挥出重重一
击!

  「机机机机!」怪物发出奇怪的声音,缠住我身体的触手往他的身体收了回
去,然后怪物的身体化爲粒子,就这样消失在空气中。

  那怪物死掉了吗?

  「那个,谢谢。」我向那个小女孩道谢,这个小女孩戴着一顶可爱的白色船
型帽,两边有着白色花瓣的头饰垂下两条粉红色的马尾,不知道爲什麽给我ㄧ种
小天使的感觉。

  「我说啊!我不是说我会去找你吗!你怎麽还在外面乱跑啊!要是你死了害
我任务没办法达成你要怎样陪我啊!」小女孩突然连珠的跑出骂人的台词,虽然
外表很可爱,但这小鬼说话真是有够没礼貌的。

  「你说啥啊?我认识你吗?」我问,我的确不记得曾经见过她。

  「哈?我不是这几天一直在你梦中出现吗?你敢给我说你忘记了!」

  「啊,好像是有这印象,但是梦的内容大概都忘记了。」我回答。

  「可恶!竟然真的给我说忘记了!」小女孩大骂,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啊,作梦的内容本来就很难记得清楚的。

  「那个,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吗?」我问,不管怎麽说,能够轻松打倒
那怪物,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应该是跟我身边的异变有关系的人物。

  「我叫做莉莉,是天界派来帮助你的天使!这次给我记清楚了!」这个叫做
莉莉的小天使大叫。

  「啊,原来如此。」天界的天使吗?虽然有种非现实的感觉,但是至少能够
了解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那,这里是什麽地方?」我问。

  「你说这里?这里不就是人界吗?真是,人界怎麽都是黑白色的,真难
看。」糟糕,看来我碰上了一个非常粗心的天使。

  「这里才不是人界!还有人界是彩色的!」我决定吐槽「我要怎样才能脱离
这个鬼地方!」

  「对喔,这个空间是因爲有那些怪物在才産生的。」莉莉这才意识过来「没
问题的,应该就要恢複原状了,啊,刚好要开始了。」

  莉莉说完,我的眼前突然一花,然后,世界的色彩恢複了原状,办公室内也
出现了碧衣学姊,走廊上也出现了其他学生。但是,女生身上的衣服还是男性制
服,结果我还是没能离开这个平行世界吗?

  放学后,我将莉莉带回家中,向她询问了我目前的状况,这小鬼说的话非常
乱七八糟,勉强我才能釐清一些概念出来。

  之前我一直认定的「平行世界说」其实是错误的,其实是现在的人间界受到
某种施展失败的咒术影响,整个世界的一些设定被改变了,这部分我已经很清楚
了,就是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对性别的意识都颠倒过来了。

  刚才出现的怪物也是从这失败的咒法中産生的,它们造着本能寻找并且想要
侵犯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我。爲此天界特别派了莉莉来保护我,同时需要我的协
助来将人间界恢複原状。

  「那麽,我要怎麽做,人间界才能恢複原状呢?」我倒了茶水给莉莉。

  「那个啊,我听姊姊说需要靠受精卵来施展把世界修正的法术。」莉莉一口
将茶给喝完,似乎还挺满意的样子。虽然是个天使,但是感觉上跟人类没什麽差
别呢。

  等等。

  「你说受精卵?」我问。

  「对啊。」

  「换句话说,你需要我在女孩子体内中出,并且让她们怀孕?」我问。

  「嗯,好像就是这麽回事。」莉莉说,她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说「如果是这样子的话,去人间界的妇産科应该就
能找到符合的条件吧,该不会,非得是我的精子不可?」

  「你很聪明嘛,就是这麽回事!」莉莉说。果然,虽然不知道爲什麽,但是
现在能把世界恢複正常只有我而已,怪不得天界会需要特别派天使下凡保护我。

  「而且,还有很困难的一点就是,以前的世界只要在固定的时间射精的话就
能够怀孕,但是这个世界的雌性只有在『自已愿意』的状态下射精后才能怀孕,
如果雌性没有那个意愿的话,不管射几次都不会有受精卵的,换句话说你非得让
雌性愿意爲你生小孩才行。」

  这让我想起了那对双胞胎姐妹,怪不得她们可以毫无顾忌的跟我做,原来是
因爲这个世界的女人强暴男人以后是不用担心自己怀孕的。

  一定要女性愿意才能怀孕的话,换句话说我非得要跟女孩子谈场轰轰烈烈的
恋爱才行,而且光是这样还不行,还必须要能够互许终生的程度,这样子对方才
能够愿意爲我怀孕,对完全没有女性经验的我而言这实在是很难想像的事情。

  「那个,受精卵取出来以后那个女孩子会怎麽样?」我向莉莉问。

  「别担心,要是真的成功了,我会在生命诞生以前就将受精卵取出并且消除
那个雌性的记忆,对谁都不会造成伤害的。」莉莉自信满满的回答。

  原来如此,虽然感觉有点複杂,但是听见这麽说安心了不少。

  「那麽,我应该从什麽地方开始呢?」我说。

  「这个嘛。」莉莉思考了一会说道「对了,姊姊说要做射精检查。」

  「啊?」

  「要确认你的精子是否正常啦,还有要拿一点回天界作检体之类的,总之你
现在射精给我看啦!」

  莉莉一点也没有难爲情的样子,难道说她认爲射精这种事情没什麽大不小
的?

      ***    ***    ***    ***

  「哪有说出来就说出来啊!」姑且先吐槽再说。虽然这几天听女孩子说了不
少次,但是听一个小女孩说「射精」
这种事情感觉还是怪怪的。

  「咦?不是可以马上出来吗?」莉莉露出感到奇怪的表情。

  「当然不是!」我说「你其实根本就不知道那是怎麽一回事吧!」刚看见莉
莉第一眼就有这种感觉,这个天使小鬼似乎对人类的事情不是很了解。

  「怎、怎麽可能有那种事情!我、我来人间之前有让姊姊教过了!反正就是
尿尿的地方喷出白色的精子对吧!」虽然不知道这小鬼的姊姊到底都教了她什麽
东西,但是这家伙肯定是不懂。

  「听好了,射精是男生在跟女生亲密接触的时候,男性舒服到最高点的时候
才会出现的!所以你要我马上出来这是不可能的!」我说。

  「亲密接触?」莉莉问。

  「所谓的亲密接触啊!就是……」我不知羞耻的向这个小女孩天使说了一些
小孩子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什、什麽!」莉莉神色大变「你、你说的是交、交尾吗?你说的是要我跟
你交尾吗?」

  不,我想我应该没有这样说。

  「野蛮!下流!果然人类都是低等生物!」莉莉指着我大骂着,天使都是这
样子看待人类的吗?

  「可恶!我知道了!我做就是了!」可以请你不要一副被我威胁的模样吗?
突然,我的双手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沖击,一转眼我的身体随着双手向后仰到
在地上。

  仔细一看,莉莉拿出了样似弩的武器,对我的双手射出了半月型的发光物
体,那些东西将我的双手固定在地上,随后又向我双脚射出一样的东西,让我呈
现大字型躺在地上。

  「喂?你干麻?」被莉莉这样一弄,我被固定住而一动也不能动。

  「预防措施,姊姊说我的身体是罗莉型,所以对雄性人类特别有吸引力,很
有可能会做出各种下流的事情,所以要在你做那些事情之前让你不能动。」你的
姊姊灌输给你的知识还真是有够勐的……

  然后,莉莉拉开我的拉炼,拉下内裤,让我的东西露了出来。

  「好臭,真的要让这种臭东西射精吗?」莉莉看着我的东西露出了噁心的表
情。

  「抱歉啊,因爲还没洗澡-啊!」正当我想要反驳的时候,莉莉的脚突然踏
了我的东西,一股剧烈的压迫感从下体传了上来。

  「像你这种噁心的下贱雄性人类竟然想跟天使交尾。」莉莉像背台词一样的
说着「少自作多情了,让你这种垃圾射精,用踩的就行了。好了,快给我射精,
你这个被小鬼踩还会兴奋的死罗莉控。」

  「嗯?你在说什麽?」莉莉虽然说着极度厌恶我的表情,但是感觉上并不是
真的那麽厌恶的样子,因爲我看见她一边说还一边偷笑着。

  「姊姊说如果不想交尾的话,只要这样子踩雄性人类并且说这些话,他们就
会很高兴射精了。」莉莉说「才怪!你被你姊姊骗了!」我大叫。

  「你才是骗人!姊姊是不会说谎的!」没想到这句话真的把莉莉惹火了「给
我道歉!不然我把你这个射精器官给踩烂!」

  「等等!要是你踩下去我就会一辈子不能射精啊。」我叫。

  「我才不管!反正你给我道歉!」莉莉的脚掌踏在我东西的下半部上,脚跟
则是压在我的蛋上面,说话间还加重力道,从她那种孩子气的表现来看,搞不好
真的会不顾后果真的踩下去。

  「对不起,是我乱说话。」身体被固定、要害被人制住的我屈服在这小女孩
天使的淫威之下。

  「哼哼,这样才对。」莉莉高兴的说着,但是压迫着我下体的动作还是没有
减缓。

  「奇怪了,爲什麽现在还没有射精呢。」莉莉露出疑惑的表情「都已经踩了
这麽久了。」

  「那个,不要用脚,用手帮我套弄。」我说到一半变被莉莉打断「用手?跟
姊姊说的不一样,其实是你想要骗我吧?」

  「不是那样子,因爲-」我正要解释时莉莉的脚再度施力,蛮横的打断我的
话「不要再骗我了,告诉我怎样才射精!」

  这小鬼不仅没有常识,而且还完全不听人说话,这个该怎麽办。

  「快点说啦!」莉莉叫着,又开始施力。好痛!这家伙真的踩下来啊!

  「等等!我知道了。」不行了,这里只好忍耐点,稍微顺着她的意。

  「用脚摩擦……那里。」

  「听不到啦!讲大声一点!」

  「用脚摩擦我的……那里。」我试着让忘记现在的自己是被幼小的女孩子踩
踏着的事实。

  「你说的那里是哪里啊?讲清楚一点!」莉莉不耐烦的叫着羞辱人的台词。

  「呜……」从莉莉的口气听起来,她不是故意想要恶整我,而是真的在问我
这问题。

  「快点说清楚,我的脚要摩擦你身体的哪个地方!」莉莉又开始不耐烦,脚
底又开始施力,我感觉到我的阴囊受到恐怖的挤压,破灭感也随之而来。

  「我的阴茎!用脚摩擦我的阴茎!拜託你别踩啊!」我屈服在小女孩子天使
的淫威之下,紧张的开口乱喊。

  「喔,原来就是这根东西啊,真是的,早点说清楚不就好了,是这样弄对
吧。」莉莉的脚开始慢慢活动,小女孩柔软的触感开始传了开来。

  「噁……竟然会膨胀起来,而且还变硬了,这是什麽鬼东西啊。」莉莉露出
了厌恶的表情。

  「就说了,这是男生的生理现象啦。」我无力的说着。

  「喔……你说的就是勃起对吧,我有听姊姊说过。」莉莉露出很有兴趣的样
子「身体被固定在地上、生殖器官被像我这样的罗莉踩踏着,雄性人类只要这样
子被欺负就会兴奋起来,果然都跟姊姊说的一样呢。」

  不对,完全不是这样。但是虽然这麽想,但是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在莉莉的掌
握之下,要是违逆她的意思,我的下体不知道会怎麽样,所以不能反驳她。

  不妙,这感觉。

  「啊……」我发出呻吟声,虽然莉莉的脚交没什麽技巧,但是不断的摩擦还
是逐渐的引导我的下体高潮。

  「那声音是怎麽回事?难道说,你要射精了吗?就像姊姊说的,被我这样的
罗莉天使踩到射精了吗?」莉莉用天真的表情说着羞辱男性得台词,样子非常雀
跃「太好了,这麽一来总算是完成一项任务了!」

  「呜……啊。」一股排泄感随着无情的踩踏而流出,无力的液体在莉莉的脚
下缓缓流了出来。

  射精了,而且还是被这小鬼弄出来的。

  「白色黏稠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精液没错了吧。」莉莉拿出一个小罐子,
跨坐在我的身体上,仔细的将我的精液弄进罐子中「还会黏黏的,而且好臭
喔。」

  被这种连性事都半知半解的小鬼的脚给弄到射精,而且好像游戏一样的玩弄
我的精液,这真是太丢人了。

  不过还好,家里没其他人在,这种场面还不会被人看见。

  就在这时候,走廊传来脚步声。

  「雪、雪斗!这、这、这个孩子是谁?你被她怎麽了?」该死!是未央的声
音!她刚好在这种时候回来了吗!而且这家伙似乎是因爲看见我的下体的关系,
发出奇怪的喘气声。

  不对!比起那个,我要怎样跟她解释莉莉的事情!

  「我射。」莉莉很顺手的搭起弩弓,朝未央的额头射出了一个金色的箭。

  「哎呀呀。」未央发出了奇怪的声音,虽然额头被莉莉的箭给刺了进去,但
是那个箭似乎没有杀伤力的样子。

  随后,未央额头上的箭凭空消失,未央惊慌的神情也从脸上消失。

  「啊,原来如此,是天使小姐啊。」未央用平常对待客人的表情对莉莉说:
「是天使小姐的话就没关系了,我先回房间休息了。」

  一转眼间,前一刻还非常惊讶的未殃,现在把莉莉的行爲当作理所当然的事
情,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这是怎麽回事?」我对莉莉问。

  「我刚才修改了她,让她産生『天使莉莉现在居住在这个家』的设定,这麽
一来就可以让她接受我的存在。」莉莉对我解释。

  原来如此,连可以直接颠倒男女性别意识的方法都有的话,在人类脑中直接
塞入一个原本不可能接受的观念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吧。

  「可以把我解开了吗?」我问,莉莉点了头,伸手拔出了四肢上的束缚,而
那些东西也在离开我身体的那一瞬间消失了,我起身将衣服整好。

  「呼呼呼……精液精液,得到了……」莉莉哼着不知道是什麽的腔调,小心
翼翼的收藏那瓶装有我的精液的罐子。

  看见她那种雀跃的模样,都不忍心苛责她了。以后再慢慢导正这小鬼错误的
观念吧。

  这天晚上,我梦见了恶魔。

  嗯,既然都能连续三天梦见天使,那麽梦见恶魔也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吧。

  「请问能听见我的声音吗?」说话的是一个小女孩恶魔。

  嗯,能听得见。

  「虽然现在您在作梦,但实际上是由我擅自干涉了你的意识,如果讲『托梦
』的话您应该能理解吧。」小女孩恶魔的声音非常沈稳,详细的向我解释着。

  嗯,可以理解,所以说你是我的奶奶还曾祖母什麽的来的吗。

  「不,事情不是那样。不过以你现在的睡眠状态应该很难理解我说的话,所
以你就这样子认爲也没有关系。」

  说得也是,那麽曾祖母妹妹,你来托梦给我有什麽事情?天国的纸钱不够用
了吗?

  「不是的。不过详细的事情现在讲不清楚,我想请教您的府上在那里,等到
我们在人间会合之后我再仔细告诉你。」小女孩恶魔对我的话反应没有很大,依
旧沈稳的向我解释着。

  好的,我家是在电车站下来后往前走三个路口,一家便利商店的对面。

  「请问电车站是哪个车站?」

  嗯,就是那个叫什麽来的,对了,叫……

  然后我的梦就醒了。

  清醒的时候,我只有依稀记得好像做了一个告诉别人我家在哪个电车站附近
的梦。

  这天,天使莉莉很理所当然的融入我的生活之中。她穿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
黑色制服与我和未央两人坐上电车一同上学。

  「喂喂,那个雌性人类是谁啊?」在电车上,莉莉指着未央悄悄对我问道。

  「喔,她是未央,我的青梅竹马。」我回答。

  「那麽她会愿意産生你的受精卵吗?」莉莉的问题让我差点跌倒,看来我得
要尽快习惯这没常识的小鬼。

  「那种事情我怎麽会知道,不过大概是不愿意吧。」我跟未央的关系只是青
梅竹马,仅此而已,怀孕结婚什麽的从来都没有想过,我想未央也是这样吧。

  到了学校,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大家似乎都对于突然冒出来年纪明显不对
头的莉莉都没有任何怀疑,甚至还会很有礼貌的向莉莉说「早安,天使小姐。」

  天使的法术还真是厉害啊。

  午休的时候,我跟璃子一起吃便当,莉莉则是啃着从福利社买来的麵包。

  对了,莉莉昨天所说的事情,问看看璃子有什麽想法吧。

  「莉莉,我身上的异变我已经让璃子知道了,可以把你的事情也说给她听
吗。」虽然觉得没有关系,但还是先问看看莉莉的想法。

  「嗯嗯……可以喔……没问题的,啊嗯……。」莉莉吃着麵包用含煳不清的
语调说着,看来跟其他人谈论这些事情应该是完全没有障碍的。

  「怎麽了?雪斗?是什麽事情?」看见我认真的表情,璃子似乎已经大概猜
想到我要谈论的话题是什麽了。

  「璃子,我跟你说,其实莉莉她是……」我把我昨天晚上从莉莉那里听来的
东西向璃子再解释了一遍。

  「原来如此,已经跟造成事件的势力联络上了啊。而且没想到莉莉竟然是天
使,她给我的感觉跟普通的人类没两样呢。」璃子毫无障碍的接受了这些设定,
果然跟璃子谈论这些真是太好了。

  「那麽,可以帮忙吗?」我有点羞怯的问。

  「帮、帮什麽忙?」璃子突然也害羞了起来,看来她应该已经知道我想问的
是什麽了。

  「受精卵啦!既然都能了解的话,那麽应该可以很顺利的进行搂。」莉莉没
常识的发言使我们两人颤抖了一下「别担心啦,受精之后就会马上取出来,完全
不会有任何后遗症的。」

  「莉莉,不是这样的。」璃子说:「需要受精卵的话,在那之前就是要做爱
吧,我跟雪斗虽然是很好的朋友,但是我们两个人还不是恋人啊,突然要我跟雪
斗做心理还是会有点怪怪的,而怀孕那更是没办法的。」

  「原来如此,没有爱情的话就没办法了。」很意外的莉莉并没有继续强迫下
去。

  对了,还有那个也顺便问一下。

  「璃子,我那个世界女生没办法控制自己会不会怀孕,这个世界的女生是怎
样控制的呢?」

  「控制吗?基本上,只要没有『想要爲对方生小孩』的想法就不可能会怀
孕,不过也是有一些例外啦。」璃子说。

  「例外?」

  「记得好像是处在极度恍惚的状态时被射精的时候也会成功,我也不是很懂
啦,只是印象有在电视上看过这样的例子而已。」

  「也就是说,是在高潮的时候吗?」我问。

  「抱歉,这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我也没有被人射精过嘛。」璃子轻松的说
着,但对我来说是杀伤力很大的发言。

  「对了,莉莉,有限制要多久时间之内取得受精卵吗?」璃子对莉莉问,这
麽一说我也才想起来,这也是很重要的问题。

  在一些故事中,收集物品的任务通常会有时间限制,尤其是像这种修正世界
的巨大任务。万一我必须要在一个月之内就要取得受精卵的话,那对现在的我而
言根本就是不可能办得到的事情。

  「时间嘛……嗯……」莉莉思索了一会后说「没有那种限制喔。」

  「啊?」这答桉让我很惊讶。

  「準确的来说,应该是雪斗的肉体死掉以前都没有关系,毕竟性别意识颠倒
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异变,所以造成的影响也很小。」

  原来如此,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件对天界来说是这麽微不足道的事情吗?我突
然能够理解爲啥天界会派莉莉这种小鬼给我了。

  「这还真是令人意外放心的答桉呢。」璃子说「也就是说,就算雪斗就这样
什麽都不做,维持童贞终老一生也没问题搂?」

  「没错!不过如果能尽快收集到受精卵,将世界导正的话那当然是最好,所
以还是要好好寻找适w合的对象才行。」莉莉说着,一口气将自己的饮料给吸
光,随后露出了非常满足的表情。

  轻松成这副德性,该不会这小鬼其实是打算趁着出这次任务的机会,实际上
是想自己在人间玩吧?

  午餐过后,我趁着休息时间到学生会办公室。

  「然后啊……你拿雪斗的照片来用了吗?」办公室内传来了学生会的女生们
聊天的声音。

  「啊……用了用了,而且还用了三次,光是想着雪斗大喊『要射了……要射
了……』就已经要高潮了呢,感觉真是超爽的。」碧衣学姊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个是……讨论自慰的妄想对象的话题,而且讨论的对象还是我!

  「不是有传言说雪斗在教室里面直接脱衣服吗?我就想说啊直接把半裸的雪
斗压倒在桌上,然后就直接搞起来……」碧衣学姊兴奋的说着。

  竟然把我当成性幻想的对象,难不成她对我……

  「然后我还顺便连三太郎也一起上了。」碧衣学姊继续说着。

  「哎呀,你乾脆说你把全校男生都上过一次算了。」其他人附和着。

  不对,以原来的世界来说,这不过是一群臭男生的黄色话题而已。

  我将办公室的门打开,里面的女孩子见到我进来以后立刻将话题打住,装做
没事一般的做自己的事情,不过可以感受到一些人向我投来的下流视线。

  呜,继续待在这种地方的话,总有一天会被她们轮奸吗?

  放学时间,未央去打篮球,而莉莉爲了认识环境则是在附近晃晃,我ㄧ个人
先回到了家中。

  然后,我看见我家的门口站着一个穿着歌德罗莉服的小女孩。

  嗯,那种衣服应该是哥德罗莉服没错吧,那是一件非常显眼黑色的礼服,头
顶上还有一个夸张的荷叶边大帽子。

  「您好,请问是雪斗吗?」哥德服女孩注意到我,随即向我问话。

  「嗯,我是。」我应声,奇怪,怎麽感觉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是魔界派来的恶魔库拉。昨天晚上我曾经在你的梦中通知我会来,请问
您还有印象吗?」

  「啊,有这回事!」我说,虽然模模煳煳的,但我确实有印象她就是昨天晚
上梦见的少女没错。

  昨天才来一个天使,今天又冒出一个恶魔出来吗?

  「那就好谈了。」库拉从怀中拿出一张羊皮纸「这个是……」

  话才说到一半,库拉停顿了下来。

  「抱歉,我先把这个解决再说。」库拉说完,「碰」的一声巨响,一只槌子
在库拉所站的位置敲出了一个大洞。定神一看,原来库拉在前一刻向右一闪,躲
开了槌子的攻击。

  「闪得还挺快的!可恶的恶魔!」槌子的主人正是莉莉,她重新将槌子举起
凶狠的看着库拉。

  「随随便便就打断别人的谈话,现在的天使都这麽没有礼数吗?」而库拉则
是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把巨大的死神镰刀,虽然腔调相当沈稳,但是可以感觉
到底下所蕴含的杀意。

  「对付恶魔不需要礼数!」莉莉大喊,迅速向库拉飞出,而库拉向前迎击。
两人的身影跟武器在空中闪过,迅速交战了起来。

  「碰!」莉莉的大槌敲击的声音不断响起,面对与那纤细身材不相衬的迅速
又强大的破坏力,库拉则是不断的闪躲开。

  突然之间,库拉抓住了一个位置,挥舞镰刀往莉莉的脖子勾去,莉莉察觉到
事情不妙,立刻缩起身体来闪开这一击。

  「可恶!真是卑劣的打法!」莉莉的身体掉落到地上,因爲刚才的闪躲太匆
忙,她有点站不稳。

  「等等!莉莉!怎麽一见面就打啊!」我连忙制止莉莉。

  「那还用说吗!对方可是恶魔耶!」莉莉指着库拉大叫。

  「因爲是恶魔所以就要杀掉吗?」

  「没错,恶魔最讨厌了!要马上扑杀!」莉莉喊着,身体又要向前,我连忙
将她制住。